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Momizi’s Blog」發現一個有趣的新玩意:網路書櫃。他介紹好幾個,我試用的是aNobii的網站。只要用條碼就可以輕鬆輸入幾千筆圖書資料,萬一不知道條碼資料,可以上亞馬遜或博客來查詢,在圖書資料欄中通常都有附註。輸入之後還可以整批做註,標上此書「已讀完」、「未開始」或「未讀完」,並簡單的給書籍下一個喜愛的程度,如果願意的話也可以加點個人小評。ANobii還會自動幫你用語言來分類圖書,例如是法文書、英文書或繁體/簡體中文書。輸入這本書之後,你可以看到還有誰擁有同樣的書,如果這筆圖書資料是首次在這網站被輸入,網站還會告訴你這本書是第一次被加進網站書櫃。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知道有這部片,是因為藍祖蔚先生在新聞台上的一篇文章『新世代龐德』。這篇文章談論演出新龐德的英國演員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但我卻注意到文中提到的【瓶中美人】一片。最早聽說這部片,是好萊塢甜姊兒梅格萊恩打算自己演出悲劇色彩濃厚的西薇雅‧普拉斯(Sylvia Plath),但後續消息則石沉大海。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知道有這部片,是因為藍祖蔚先生在新聞台上的一篇文章『新世代龐德』。這篇文章談論演出新龐德的英國演員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但我卻注意到文中提到的【瓶中美人】一片。最早聽說這部片,是好萊塢甜姊兒梅格萊恩打算自己演出悲劇色彩濃厚的西薇雅‧普拉斯(Sylvia Plath),但後續消息則石沉大海。

初次知道西薇雅‧普拉斯和泰德‧修斯(Ted Hughes)兩位詩人的糾葛與作品,是在大學時代,讀到某一期的誠品閱讀雜誌(已停刊數年)才有一點概念。那個時候,我深深被兩人高潮起伏的故事吸引。普拉斯生於1932年,自史密斯學院(Smith College)畢業後,贏得著名的富爾布萊特獎學金,前往劍橋留學,並於1956年結識英國詩人修斯,數月後兩人結為連理。普拉斯和修斯是才子佳人,兩人皆有詩才,但修斯比普拉斯早出名。普拉斯八歲喪父,一生始終走不出失怙陰影;二十歲一度在自家地下室吞藥自殺,獲救後接受電擊治療,後來她將這段遭遇寫成半自傳小說「瓶中美人」(The Bell Jar)。

普拉斯經歷過心靈煉獄的重創,精神狀態原本就較脆弱。或許修斯也感覺到妻子內心的巨大黑洞,因此往外尋求慰藉。無論如何,修斯的外遇對普拉斯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她帶著兩個年幼的稚子獨自在外租屋,精神數度面臨崩潰邊緣。她知道自己處境危險,一不小心就會掉落無底深淵,也主動向鄰居、好友求助。然而,修斯的外遇對象阿霞‧維維爾(Assia Wevill)懷了他的孩子,他也沒有意願要終止這段關係。普拉斯可能獲知這個消息,而粉碎了最後一點求生的希望。她終於沒有戰勝自己的心魔。1963年2月11日,她先為孩子們準備好早餐,並開了一點窗戶通風,然後在密不透風的倫敦公寓房間內開瓦斯自殺,享年三十歲。1969年,背負著逼迫普拉斯走上絕路罪名的阿霞,複製普拉斯的死法,帶著與修斯生的女兒書拉(Shura)吞食安眠藥並開瓦斯自殺。

修斯遭逢兩次悲劇,他的作法是出版普拉斯的遺作,燒毀她最後ㄧ卷日記,這也是修斯受爭議的地方,和普拉斯成為女性主義象徵的原因:女性的才華,受到男性的操控;女性必須操持家務,為先生兒女服務,自己的事業則居次。外界認為修斯刻意不出版對自己不利的前妻遺作,又更動了她詩集「愛麗兒」(Ariel)原先的詩作次序。但修斯可能為了保護一雙兒女,對外界一切風風雨雨保持三十年的緘默,直到1998年出版「生日書簡」,方才首度打破沉默,以詩作談論亡妻。這也是他最後一次談論普拉斯,因為詩集出版數月後,修斯即因癌症辭世。

我對普拉斯的作品又愛又怕,因為她的文字意象豐富,但背後是無盡而深沈的絕望,似乎ㄧ不當心,便會被憂鬱的怒潮吞噬。我永遠記得當年在英詩朗誦比賽時,誦唸她的「爹地」ㄧ詩,那詩的鏗鏘與憤怒:

「Daddy

You do not do, you do not do
Any more, black shoe
In which I have lived like a foot
For thirty years, poor and white,
Barely daring to breathe or Achoo.

Daddy, I have had to kill you.
You died before I had time─
Marble-heavy, a bag full of God,
Ghastly statue with one gray toe
Big as a Frisco seal

And a head in the freakish Atlantic
Where it pours bean green over blue
In the waters off beautiful Nauset.
I used to pray to recover you.
Ach, du.

……」

(聽普拉斯本人念此詩,在此:

至於電影的成績呢?個人覺得普普。外遇是個再普通不過的題材,但如何呈現普拉斯的心魔卻非易事。雖然如此,仍有某些場景值得喝采,如普拉斯向經紀人阿伐瑞茲(Al Alvarez)求愛被拒後,葛妮絲‧派特洛述說她內心的絕望,簡單數語,卻令人感受何謂痛徹心扉。

普拉斯的傳記版本之多,令人眼花撩亂。然而主角皆已作古,修斯與普拉斯的兒女事發當時太過年幼,對事件的了解只是從旁人轉述得知。兩人關係的真相只能被拼湊出個大概,而誰也很難說誰的版本最接近真實,只有兩人的文字作品,能超越這些不堪的家務事(甚至因為它的媒體效應)而長存。

拙琴,24/12/06





  • 留言者: 落難公主
  • Email:
  • 網址: http://www.wretch.cc/blog/mschippy
  • 日期: 2006-12-25 09:40:38
光看上文的介紹,就讓人覺得..很悲傷..很可憐..<br />
<br />
心靈深處的創傷是最難解的結,<br />
不管別人如何幫,<br />
還是得靠自己才過得了那個"檻"(或戡?)..<br />
<br />
現代人應該有不少也活在不同的陰影下,<br />
只是無法用文字或詩詞表達,<br />
或..沒有勇氣自殺吧..(這樣也好..)





  • 留言者: ncucherie
  • Email:
  • 網址: www.wretch.cc/blog/ncucherie
  • 日期: 2006-12-25 19:19:18
落難公主:<br />
<br />
不管怎麼說,活著才有希望,死了,就萬事休矣。。。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整理物品時發現一個遺忘在角落的印章,上面用法文寫著「克莉絲汀」,使我想起一生中所擁有過的名字。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Dec 10 Sun 2006 00:54
前一陣子同事紛紛感冒,我沒有在第一時間中標,但是出現第二波、第三波感冒後,我終於也中獎了。最「幸運」的是,感冒時剛好月經也同時來。因此,一開始覺得格外疲倦,感冒症狀倒是不多,就是咳嗽。起初是有痰的小咳,到後來還是有痰,而且數量還變多、顏色轉黃,另外咳嗽的根源好像變深入了,深入到細支氣管,有時候咳著咳著都可以感覺到肺部有黃痰的氣味。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寫作的理由有千百種,但其實也可以簡化到只有一種:我思,故我寫。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