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鍋貼最近常在搔頭皮,撩開鍋貼頭髮靠近頸背的地方,可以看到許多像頭皮屑的白色點狀物,但卻不像頭皮屑那麼容易抖掉,那時就懷疑是不是頭蝨。等到今天他去剪頭髮,理髮師說他的頭髮上有蝨卵,我才確定自己真的猜對了;明天得跑一趟藥妝店,去買抗頭蝨洗髮乳和超細齒平髮梳。

記得剛來法國的時候,聽到法國學校裡還會有頭蝨,感到十分不可思議。對我而言,頭蝨是落後國家的代名詞,台灣1970(或1980?)年代之後就絕跡的東西,竟然在法國小學裡生生不息。其實法國雖然是生產香水的大國,但是法國人的生活習慣並不是都那麼好。周遭接觸的人裡,有極少數幾個身上總是會飄出異味,有時令我很想送對方一瓶沐浴乳,或者直接拿起芳香劑噴下去。不說這個,就是在地鐵裡,大部分的人都還OK,但總是偶爾會碰到身上有異香的人士,讓你後悔游泳課時不認真,沒有學好閉氣。事實上,我一直懷疑法國的沐浴乳和洗髮精都做那麼小罐(一般容量是250-300毫升),是不是因為法國消費者使用率不高,怕做大罐的消費者會用太久,降低買氣?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Emmas Glück
 

如果死亡無法避免,請讓我用溫柔來送你上路。

 

艾瑪雙親早逝,由祖父撫養長大,祖父去世後,她繼承了一座瀕臨抵押邊緣的破落農場。看到祖父把豬隻拖出去宰殺時,豬隻拼命抵抗的慘叫,她決定用溫柔的方式來執行殘忍卻不可避免的工作:對牠說情話,讓牠靜躺在臂彎裡,享受彼此的體溫,接著將尖刀熟練地刺進喉頭,直到牠陷入沈睡狀態,安詳地闔眼離去。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jouer à UNO

從九月開學到現在,鍋貼已經上了三個月的小二(小一小二混班上課)。開學時原本想送他去學校辦的「étude」(類似課後輔導),但因為收費超過能力所及而作罷(三個月就要一百歐!)。

現在想想,還好沒送他去,否則就浪費了那一百歐,因為他的作業簡直是少的可憐!每次不是寫三個字,就是讀一頁書。每次問他:「作業作了沒?」他總是說:「做了!」想當年他娘還是小學生的年代,雖然只是小一,老師給的作業也絕對不只這些。我知道法國公立學校的教法跟台灣相比輕鬆很多,但......這樣會不會太混了?而且鍋貼的例子,好像並非個案,而是公立學校普遍的現象。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星期鍋貼跟他爸趁學校放假回南部,出發時背了一個耐吉小背包,裡面裝著任天堂DS Lite和他最心愛的嘟嘟(小被被)。他們先坐RER,到里昂車站再換高鐵。下RER的時候,鍋貼忘記背回背包,等到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姊姊的守護者

【姊姊的守護者】是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作品。小說改編的電影經常會被讀過小說的讀者罵得狗血淋頭,因為一部作品既然會受到青睞,就表示已經有了廣大的讀者群,也有一定的知名度,而小說人物和敘事的曲折和豐富,往往難以用短短二小時完整呈現,而遭到有形無神的批評。【哈利波特】如此,【達文西密碼】如此,【姊姊的守護者】也是如此。

不過對於我這個沒讀過原著,只知道大致劇情的單純觀眾而言,單從電影作品來看,【姊姊的守護者】並不難看,其實還滿感人的(用掉三張面紙),看完之後還會讓我想要回頭找原著來看。

【姊姊的守護者】是一個五口之家的故事。大女兒凱特從小罹患白血病,原本是律師的媽媽莎拉(卡麥蓉狄亞茲),為了照顧凱特辭去工作;爸爸是消防隊員,經常不在家。弟弟傑西是老二,老三是安娜,是父母在醫生建議下,為了提供姊姊治療需要,特定挑選DNA而生下的「訂做娃娃」,目的在於提供姊姊賴以為生的一切:臍帶血、幹細胞、骨髓......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Emmas Glück
 


如果死亡無法避免,請讓我用溫柔來送你上路。


 


艾瑪雙親早逝,由祖父撫養長大,祖父去世後,她繼承了一座瀕臨抵押邊緣的破落農場。看到祖父把豬隻拖出去宰殺時,豬隻拼命抵抗的慘叫,她決定用溫柔的方式來執行殘忍卻不可避免的工作:對牠說情話,讓牠靜躺在臂彎裡,享受彼此的體溫,接著將尖刀熟練地刺進喉頭,直到牠陷入沈睡狀態,安詳地闔眼離去。



Emmas Glück


開場的這幕同時也預示了電影的結局;雖然這次不是艾瑪的選擇,她仍然是必須下手動刀的人。


負債累累的艾瑪,平時除了照顧農場裡的動物,最大的快樂就是騎上那輛座椅不穩的破機車,藉由機車的加速晃動,來獲得女人私密的喜悅。鎮上的警察每次都藉著遞送罰單之便,順便向艾瑪求婚,但艾瑪對痴心的巡警就是不為所動。




而在城市的世界裡,汽車銷售員麥斯,剛從醫生那裡獲知自己得了胰臟癌。剛好此時他幫同事漢斯代收了一筆鉅款,麥斯正準備捲款到國外度餘生時,卻被漢斯發現。麥斯在慌忙中,帶著現金,開上積架車,在公路上狂飆。在某個轉彎處,麥斯連人帶車滾到艾瑪的農莊裡。艾瑪救出他,也發現了這筆錢。她高興得不得了,這個男人的出現就像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而這筆錢可以幫她還債!




出於某些原因,麥斯留了下來。為了答謝艾瑪,不知情的麥斯把艾瑪的機車座椅拴緊,又把亂得像豬窩的廚房整裡的乾乾淨淨,豈料艾瑪就是喜歡原來的樣子,麥斯的好心卻引來艾瑪大發脾氣。輪到他發現艾瑪騙他車子被燒,自己把錢藏起來時,自然又免不了一頓大吵。艾瑪雖然需要這筆錢,還是趁他睡覺時偷偷塞回他的枕頭下面。




兩人詼諧逗趣的相處,促成彼此的愛苗迅速增長。麥斯雖然極力隱瞞自己的病情,最後終究還是向艾瑪坦白。麥斯知道艾瑪的農莊即將被抵押時,毅然用漢斯的那筆錢幫艾瑪還債。這一切看在多情巡警眼裡,他知道艾瑪已經做出選擇。




【艾瑪的禮物】的男主角約肯沃格爾(Jurgen
Vogel)是德國電影的熟面孔,演過【自由意志】、【惡魔教室】等片,他在壯碩的女主角尤蒂翠貝兒(Jördis Triebel)旁邊,顯得楚楚可憐。他們結婚當天,艾瑪還一把抱起新郎麥斯,角色對調,令人發噱。




Emmas Glück


但令我印象深刻的反而(又)是角色鮮明的綠葉希內克‧兄曼Hinnerk Schönemann),他跟他怪裡怪氣的老嗎,總是像連體嬰一樣結伴出現在片中;每次跟艾瑪求婚皆被拒,他還是再接再厲不氣餒,直到麥斯出現。本來他跟艾瑪說:「如果哪天妳想結婚,跟我講一聲!」後來艾瑪結婚後,台詞變成:「如果哪天妳想……喝一杯,跟我說一聲!」從頭到尾守護著艾瑪,是個討人喜歡的角色。


作為一部小品,【艾瑪的禮物】悲喜交加的輕快風格,沒有大堆頭作品的沈重,用小人物的生活帶出導演(或說是原作者,因本片為同名小說改編)對生死的看法。它的出現再次反映了自【再見列寧】以降,德國電影活躍的程度;打破以往難以親近的風格,重新走入普羅大眾的世界。




拙琴,22/11/09



  • 留言者: bluewhale06
  • Email:
  • 網址: http://bluewhale06.pixnet.net/blog
  • 日期: 2009-11-27 12:05:38
sounds like a good movie~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姊姊的守護者


【姊姊的守護者】是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作品。小說改編的電影經常會被讀過小說的讀者罵得狗血淋頭,因為一部作品既然會受到青睞,就表示已經有了廣大的讀者群,也有一定的知名度,而小說人物和敘事的曲折和豐富,往往難以用短短二小時完整呈現,而遭到有形無神的批評。【哈利波特】如此,【達文西密碼】如此,【姊姊的守護者】也是如此。


不過對於我這個沒讀過原著,只知道大致劇情的單純觀眾而言,單從電影作品來看,【姊姊的守護者】並不難看,其實還滿感人的(用掉三張面紙),看完之後還會讓我想要回頭找原著來看。


【姊姊的守護者】是一個五口之家的故事。大女兒凱特從小罹患白血病,原本是律師的媽媽莎拉(卡麥蓉狄亞茲),為了照顧凱特辭去工作;爸爸是消防隊員,經常不在家。弟弟傑西是老二,老三是安娜,是父母在醫生建議下,為了提供姊姊治療需要,特定挑選DNA而生下的「訂做娃娃」,目的在於提供姊姊賴以為生的一切:臍帶血、幹細胞、骨髓......




My sister's keeper


後來,姊姊腎臟衰竭,急需妹妹的腎。此時,安娜在傑西陪伴下,毅然決然找上律師(亞歷鮑德溫飾)爭取自己「身體的使用權」,而與母親上演親子對決的法庭大戰。


電影用各個角色旁白回憶的方式,來敘述家中各成員的心路歷程。老實說,旁白回憶沒什麼不好,但是這部片用起來的效果卻不是很理想。由於凱特從小就罹患重病,導致父母的重心全部放在她身上,而忽視了其他孩子的需求,包括夫妻關係在內也是如此。導演選擇平鋪直敘地帶過,雖然十分清楚明白,卻也大大削減了在親情天秤這一端的力量,面對凱特的絕症,其他人小小的不幸,除了不由自主的安娜之外,仍然顯得如此微不足道。


導演拍的好的地方,是凱特這部份。我們看到接受化療後頭髮掉光的凱特,也從影片的倒敘中,看到她曾經是一個平凡的美麗少女,在醫院遇上了初戀,享受著她短暫的青春。也看到她發病的時候、想死的時候、和弟妹相親相愛的時候。她知道自己來日不多,也堅強地面對一切。到最後,她越來越虛弱,雖然媽媽捨不得女兒,拼命要維持凱特的生命,凱特卻自知生命到了盡頭,不想再「利用」妹妹,希望平靜的離開這個世界。


這部片裡有一個人演得非常好,雖然她只是配角,那就是約翰庫薩克的姊姊,瓊安庫薩克(Joan
Cusack)。瓊安庫薩克在【姊姊的守護者】裡飾演法官,她審理安娜的案件之前,曾經因為12歲女兒車禍去世,打擊太大而休養半年。遭受喪女之痛的她, 必須傾聽不想再被開膛破肚的安娜,和為了大女兒決心爭取到底的莎拉。當莎拉對法官力陳安娜只是年輕小女孩,一天到晚改變心意,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時,她隨口說了句「妳應該知道的」,換來的是法官悽慘沈默的微笑,雖只是一個簡單的眼神,卻令人心碎。


Ma vie pour la tienne


卡麥蓉狄亞茲向來走喜劇路線,這次演出一個為了延續女兒生命的鬥士,觀眾看到的是一個百般努力,犧牲奉獻的母親,任何辛苦和淚水全部往肚裡吞。到最後,她身邊的人都知道大勢已去,再開刀只是延續凱特的生命,和殘忍的折磨與痛苦,凱特本身也早就不想要這樣下去了。然而做為母親,停止治療無異於失敗,無異於放棄凱特,這對於她是無法想像的,以致於莎拉聽不進去凱特的心聲。


直到凱特和母親在病房獨處那幕,凱特想和母親講話,但她不想。凱特拿出床墊下的照片拼貼簿,那是她這些年來為家人做的生活記錄。凱特回憶起某年她獨自去露營,因為害怕離開家人,所以坐在巴士靠窗的位子,以便能看著送別的家人。凱特輕輕地對母親說:「我現在坐在同樣的位子上。」


聽到這句話,莎拉再也無法克制長期累積的淚水和辛酸,哭倒在女兒懷裡。


我想這大概是全劇最感人的一幕了。


凱特過世之後,這一家人開始有了新的發展。莎拉重拾律師舊業,爸爸去打拳擊,哥哥到紐約上藝術學院,而安娜可以正常的長大。放下過去的種種,這家人又重生了。


拙琴,01/11/09



  • 留言者: Lily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9-11-01 17:44:57
咦,若沒記錯的話,我記得這本書內最後好像是妹妹死掉~


版主回覆:(10/27/2009 04:54:09 PM)


哇,妹妹死掉的話,想來應該更悲劇......
電影裡面是姊姊先走一步。





  • 留言者: niceday888
  • Email:
  • 網址: http://niceday888.pixnet.net/blog
  • 日期: 2010-02-13 06:32:17
這真是一部讓媽媽心疼的電影~

版主回覆:(11/01/2009 06:09:34 PM)


誰看了都會需要面紙伺候。。。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