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1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位英國軍人在出征前帶著幼子出外用餐,兒子臉上憂心忡忡。爸爸安慰他:「別擔心,我不會有事的,我根本沒出國呢!」

這位爸爸被派遣的地方是貝爾法斯特。

在這段被稱為「The Troubles」的時期,二等兵蓋瑞.虎克(傑克.歐康尼爾Jack O’Connell)和一群英軍奉命前往北愛爾蘭。他們第一天的任務是支援北愛爾蘭皇家警察部隊(Royal Ulster Constabulary,簡稱RUC)挨家挨戶進行搜索。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蓋瑞部隊先是被小孩丟尿袋,接著婦女持垃圾桶蓋敲馬路,然後群眾紛紛上街要求英軍「滾回去」。事態急速演變到一發無法收拾的地步,蓋瑞被暴民抓出來毆打。結果,當部隊緊急撤退時,蓋瑞被遺留在市內,落入北愛街頭戰場。

接下來,迷路的蓋瑞開始了一段「長夜漫漫路迢迢」的驚險旅程。他無意間成為北愛爾蘭共和軍,甚至自家人英國機動偵查軍的獵殺對象。除了本就互相對立的英國與北愛,英國與北愛內部又有政治派系與新舊教互相對峙,彼此上演權謀、手腕大對決。若非多虧當地居民冒險出手相助,蓋瑞早就成為各派廝殺的殂上肉。
  
1971】故事一開始,英軍長官給部隊的心理建設是:「北愛不是國外,」要他們不必擔憂。諷刺的是,蓋瑞誤入貝爾法斯特街頭,劇情發展會宛如懸疑劇,最大因素正是那份陌生加敵視的氣氛,正如那個老氣橫秋的聯合派(Loyalist)小孩對蓋瑞說的:「你沒有多少選擇。」蓋瑞只能在各派人馬戰火縫隙中求生,因為即使最友善的愛爾蘭民眾也無法確認,今天所信任的同志,會不會是明天的抓耙子?

這樣充滿不確定因素的劇情,正是隨時可能引爆的不定時炸彈。在電影中,蓋瑞才走出酒吧不到兩分鐘,炸彈的威力就掀翻屋頂,燒出熊熊火光,也震得他舉步維艱,四周死傷枕籍。在【1971】裡,觀眾隨著蓋瑞出生入死,幾乎一刻不得喘息,彷彿身歷其境,腎上腺素高漲到最後關鍵一幕,極為精采。

導演楊.德曼吉(Yann Demange)是法國人,從小在英國長大。他的父親是阿爾吉利亞人,母親是法國人。在家說法文,出外說英語,從小在三種文化中成長;【1971】是他執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雖然這部片中沒有明星,但飾演主角的傑克.歐康尼爾十分搶眼,他從一個單純服從命令的士兵,到面對生死關頭的幻滅,演出層次變化豐富。當初他離開時叫兒子別擔心,等到解甲回鄉後,見兒子是一刻都不能等。他的演出有著驚人的成熟度,難以想像他才24歲,而且【超危險人物】(Starred up)的主角就是他。

推薦各位!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聽我,看我,告訴我】的劇情介紹時,我想像這會是一部中規中矩的電影,就像天主教會給我的印象一樣,懷疑它擁有讓觀眾昏昏欲睡的潛能。所以,它不是我看片的第一順位。

結果,我錯了。這部片的外表不吸引人,顯然不會是商業大片,在商業戲院裡也沒被安排在大放映廳裡,而且即使這樣,非週末也還有很多座位。但是,兩個女主角強烈的情誼讓我非常感動。終場上字幕的時候,很多觀眾都是先擦眼睛、擤鼻涕,再起身整裝離開的。
主角瑪莉厄丹(亞莉安娜希瓦爾)可說是法國的海倫凱勒,1885年出生於法國西部小鎮。她出生時出生既聾且盲,長大後也不會說話。她家境窮苦,食指浩繁,擔任工匠的父親照顧不了她,但堅持拒絕將她送到南特的瘋人院,最後是普瓦捷(Poitiers)附近的由修女主持的拉內(Larnay)教養院收容了她。
電影裡的瑪莉厄丹到教養院時已經十四歲,但她強悍狂野的個性,加上失聰、失明及失語的三重殘障,父母面對她,完全束手無策。連梳頭、洗澡、穿衣服這些最簡單的小動作,瑪莉都拒絕照做,並且死命反抗。剛到教養院的瑪莉,簡直就是一頭誤陷人類文明卻無法掙脫的野獸。

要馴服這頭野獸,自然需要過人的精力和耐心。負責教導她的瑪格麗特修女(伊莎貝卡黑)不是泛泛之輩,大家看到瑪莉都頻頻搖頭,認定是不可能的任務,瑪格麗特的眼睛卻閃閃發光,因為她看到自己的使命。即使健康早已出現警訊,瑪格麗特寧可少活幾年,也要獨排眾議,接下這個挑戰,幫助瑪莉找到和這個世界溝通的管道。她從日常起居開始,幾乎像是教嬰兒學步那樣,一步一腳印地教導瑪莉文明社會的一切。

瑪格麗特修女經歷千辛萬苦,終於讓瑪莉穿戴整齊、學會第一個手語。在學會打生平第一個手語之前,瑪莉對瑪格麗特的不是沒有任何反應,就是不耐煩而抗拒。然而,就像海倫凱勒一樣,她的老師蘇利文一開始也無法讓她了解」的手語和「」這個實體之間的連結,直到蘇利文老師靈機一動,帶著海倫到汲水幫浦旁,用力壓著幫浦,讓海倫感受水的流動。瑪莉同樣經歷了這個非比尋常的開悟過程她終於明白刀子」的手語代表著她從不離身的小刀!此時她長久封閉的心靈頓時甦醒了,她知道了學習的意義,主動要求知道其他所有事物的手語打法。她終於能夠用別人能理解的意思傳達自己的想法,並且接受外界傳遞的各種訊息。對她而言,這是開啟無限道路的起點,而瑪格麗特修女無疑是她的再造恩人。

這層共同經歷讓兩人的命運緊緊牽扯在一起,瑪莉和瑪格麗特修女的關係極為強烈而親密,然而瑪莉很快就必須面對瑪格麗特不久於人世的事實,她的生命即將再度面臨挑戰。……

【聽我,看我,告訴我】讓我非常感動,現在回想劇中片段時依然如此,而這有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劇中強大的愛。劇中提到了信仰和死亡,但它的宗教氣息並不濃厚。愛是普世共通的語言,這部電影裡許多感人的場景都是在無聲中進行。常人社會講求禮教,瑪莉看不見也聽不到,她對這世界一切的認知都是經由觸摸與嗅聞而來,一開始也不知道禮教為何物。當她漸漸對瑪格麗特修女產生信任感,她表達的方式便是不停撫摸瑪格麗特修女的臉和身體;她聞修女的手指和手心,彷彿有一種香味,特別令她安心。又如修女陪瑪莉會見父母,瑪莉大方展示自己的拼字能力,還用手語對父母說:「我愛你們」瑪莉的父母第一次從女兒身上「看到」這句最溫暖的話,喜出望外。另一個場景是修女推她盪鞦韆,突然兩個女孩要求盪一下,瑪莉硬脾氣就是不肯,修女說那你自己想辦法吧,我不推了!瑪莉自己卻摸索出訣竅來,當場三個女生都用手語比「讚」!又是一個小小的奇蹟!

另一個關於生死與放下的場景,同樣非常精采。那是當瑪格麗特修女自知不久人世,卻拒絕讓瑪莉見她最後一面。修道院院長問她:「為什麼你不願讓瑪莉見你最後一面
瑪格麗特修女:「我還沒準備好
院長笑著說:「你把瑪莉教得很好,她準備好了,她知道你快死了,也接受了。
瑪格麗特修女聽到這句話,就明白了。

短短幾句對話就能把生死與放下理得這麼清楚,編劇真是好樣的!兩位女主角發光發熱的演技,更是功不可沒。伊莎貝卡黑演出了瑪格麗特修女的瘋勁,以及對瑪莉如對子女般的關愛,而首次演戲的亞莉安娜希瓦爾則是來自失聰青年學校,本身就是失聰少女。雖是初次挑大樑,但亞莉安娜沒有一點畏懼或靦腆,爆發出驚人的能量,表現令人印象深刻。

結語:這部電影大大超乎我的期待,不要被宗教的外衣嚇到,記得準備好面紙再去看【聽我,看我,告訴我】!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太陽系形成了一顆和地球一模一樣的行星,上面住著和地球一模一樣的人類,甚至每個人都有個分身,就像宇宙突然出現了一面隱形鏡子,不同的是,鏡前鏡後都是真實的存在。

羅達,一個剛申請到麻省理工學院的年輕女孩,在上榜慶祝會後開車回家的路上,因為太專心尋找天空中那顆剛被發現的星球,和波爾一家人發生悲劇性的撞擊。約翰波爾是頗負盛名的作曲家,在大學任教,兩人有一個兒子,太太正懷著未出世的女兒。那一天,羅達樂極生悲,這場車禍讓兩邊生命從此一百八十度轉彎。約翰的幸福家庭煙消雲散,只有他存活下來,而羅達則啷噹入獄,吃了三年牢飯。

羅達出獄後,肉體雖已回家,精神仍舊禁錮在心牢中。不只是她,約翰更是如此。對天文學懷抱高度興趣的她,自願選擇了最不需要與人互動的清潔工作,逃避面對面的交流。有時候從羅達用力刷洗的動作中,能感覺到似乎她將清潔當作某種罪惡的洗滌。

而且她再也不開車了。她搭火車、公車、走路,就是再也不碰方向盤了。她想登門向約翰道歉,但真的見到他後,到口的話又吞了回去。她隨便編了個謊言,說自己是清潔公司派來試用服務的。羅達用一種贖罪的心情到約翰家免費清潔,私下撕掉約翰給她的工資支票。

他們逐漸對彼此產生好感,但是她還是無法對他說出真相。事實上,她越喜歡約翰,就越不可能請求他原諒;要原諒必須要說出原因,而那個原因無疑是兩人關係的致命考驗。

【另一個地球】的命題非常獨特。看似科幻,又開啟哲學探索的可能:如果另一個地球上,也住著一個和我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那會是何等光景?他會和我們犯一樣的錯,愛上同樣的人嗎?在這個地球不完滿的人生,到了新地球是否能夠重新來過?古人觀察星辰,用星象預知未來,用星宿象徵人與人之間的遇合。杜甫在【贈衛八處士】詩中寫道:「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約翰與羅達原本是不可能交會的參商兩星,兩人的相遇就像彗星撞地球,力道有多強,彼時殘留在對方身心的印記就有多深。或許當下對彼此來說都是悲劇性的,卻並不表示上帝不會開啟另一扇窗。


布莉特瑪林擔任【另一個地球】編劇,並出任女主角。這部片是她三年前的舊作了。和在【叛諜謎情】裡一樣,她的角色都有一種纖細、略帶哀傷的性格。因為不想老是飾演沒大腦金髮美女刻板角色,她嘗試自己當編劇,而且做的有聲有色。期待她的新作!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人生的暮年,班(約翰‧李斯哥John Lithgow)和喬治(阿佛瑞‧末利納Alfred Molina)這對廝守三十九年的同志愛侶,決定選擇在紐約同性婚姻合法化後,將彼此的愛情公諸於世,在家人朋友的祝福中踏入結婚禮堂。然而在教會學校任職音樂老師的喬治一如預期的面臨了教會保守勢力排擠,遭到掃地出門的命運。兩個人光靠班的退休金無法繼續支付房貸,只得賣掉房子並分開借住親友家。喬治住在喜歡開趴的同志警察家,班住在外甥家中。
無論彼此感情有多好,長期同住一個屋簷下,往往是對雙方關係的最大考驗。班和喬治很快發現,隨著時間過去,對那些平時尊敬、讚揚他們的親友而言,他們仍然成為對方的負擔,甚至是家庭衝突的來源,而他們還必須忍耐分隔兩地的煎熬。在經歷人生四季後,這對伴侶以一種不慍不火的心情,默默承受人情冷暖。凱特是作家,自從班入住後,就失去了在家創作的寧靜空間,於是,她懷抱著獲得一點清靜的期待,建議早已封筆的班重拾畫筆。

【愛,不散】的結局令人感傷。班和喬治都是藝術家,兩人之間有愛又有美,世界多美好!他們曾經住在美麗舒適的房子裡,身旁圍繞著關懷他們的親友。晚年突然要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問題。正所謂「久病床前無孝子」,一旦扯到年邁家人的奉養問題,便會揭露人性最赤裸的一面。最後援助雖在最想不到的地方出現,但只能說世事無常!

整部片充滿著溫柔的光輝,兩位男主角將那種老夫老「妻」長年伴侶的感覺演得很好,攝影、燈光都美輪美奐。奇怪的是,這部沒有任何性暗示(如果夫妻親吻也算的話)的影片,在美國竟然列為十七禁。對我而言,這部影片中的同志伴侶,就跟一般異性老夫妻沒有什麼不同,完全沒有看了會讓人無法接受的鏡頭,比【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平易近人許多。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追求自由是人類的天性,但是當夢想中的天堂變成地獄,該如何是好?在進退兩難之間,該回頭,還是前進?

【圍牆的另一邊】根據尤莉亞法蘭克(Julia Franck2003年的原著小說【營火】(Lagerfeuer)改編,講述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尤莉亞法蘭克是猶太人,1970年生於前東柏林,1978年與母親由前東德遷移至西德,並於北德的一處小鄉村過著鄉村生活。法蘭克家先後經歷過納粹迫害與共產統治,這部小說亦具有家族傳記性質。

電影先描繪70年代末,奈莉一家三口幸福快樂的家庭生活;然而,好景不常,三年後,男主人在蘇俄宣告意外死亡。為了告別傷痛的回憶,奈莉懷抱開始新生活的希望,帶著兒子,透過管道,越過東德邊境,來到西德的緊急收容所。在東德檢查哨,她受到侮辱性的臨檢,沒想到在圍牆另一頭,奈莉仍然被迫接受脫衣搜身、粗暴健檢,以及沒完沒了的偵訊和行政程序……奈莉心目中的天堂頓成地獄,更令她無法接受的是,她以為早已去世的男友,有可能還活在世上,還是一名間諜!?在無法確認情報的處境下,奈莉不知該相信誰?是對她美貌砰然心動的美國官員約翰博德?還是曾經遭到史塔西(惡名昭彰的東德情報局)迫害的漢斯?聰明的奈莉利用了約翰的弱點,卻不知是否取得可信的資訊。漢斯向他們母子伸出援手,究竟是別有居心,還是真的出於一片善意?

在狹小、灰暗,又缺乏溫暖的陌生環境中,一種無以名狀的熟悉讓奈莉極度驚恐。那是在史塔西嚴密監視下,揮之不去的壓迫感。這種情形甚至比在東德時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法、英、美各國的情報人員無不想從中獲取一絲線索,而史塔西情報員更是無所不在。奈莉雖然終於獲准離開緊急收容所,但她的自由夢裡仍然殘存著幾個未解的問題;或許她一輩子都得不到解答。 

結果如何?【圍牆的另一邊】電影劇情很有發展的空間,奈莉前進西方時所遇到的各種困難,以及蔑視人權的待遇,頗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奈莉因為懷疑住處被情報單位入侵,不分青紅皂白丟棄突然出現在桌上花束的那一幕其實那是兒子買來討母親歡心的小禮物特別能突顯在極權統治下生活的悲哀。女主角喬迪絲翠貝爾(Jördis Triebel)美艷與冷峻艱鉅的容貌下,對現況流露著無奈但爭取到底的勇氣。她的遭遇令人同情,她的脆弱也是十足人性的展現;不人性的是那體制造成的怪物。

然而,看完【圍牆的另一邊】後,我也跟奈莉一樣帶著一些疑問離場:奈莉的蘇俄男友瓦西利到底是誰?他真的死了嗎?漢斯跑到奈莉家過聖誕夜,然後呢?導演Christian Schowochow發展了一些故事線,到頭來給人虎頭蛇尾的感覺,尤其片尾聖誕夜那段可說是典型的法國片結尾在一個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畫面停格,這是本片中我不太欣賞的地方。縱使如此,電影所描述的本事,確實有其歷史意義。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是「Penny Dreadful」?「Penny Dreadful」指的是十九世紀英國維多利亞時期出現的一種出版品。故事通常是以連環恐佈小說的形式呈現,每本售價一便士。網路上有人翻譯成「潘妮的恐懼」,實在是誤會大了。這齣劇裡從來沒出現過半個潘妮,倒是藉由劇中凡赫辛教授之口,展示了什麼叫做「Penny Dreadful」。

剛才提到凡赫辛,沒錯,他就是吸血鬼故事中追殺吸血鬼的教授。這部影集主要融合了三部十九世紀經典小說:王爾德的《格雷的畫像》、史托克的《德古拉》、瑪麗.雪萊的《科學怪人》。除此之外,科學怪人窩居在劇院擔任幕後工作,向女演員茉德示愛遭拒的情節,也有一點歌劇魅影的影子在內。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娘要是看【女朋友的女朋友】一定又會碎碎念,她向來最忌諱電影一開始就出現出山畫面,嫌它觸霉頭。可很多西洋電影都是這麼開場。對西方人來說,生死向來是人生理所當然的必經過程,也就沒有什麼好遮掩的。【女朋友的女朋友】一開始,只見一位美女畫脣膏、上眼線、戴戒指,等到純白棺木闔上,才知道這一切梳妝打扮不是為了出外遊樂,而是準備入土為安。那是蘿拉,克萊兒(安奈伊絲德穆斯提耶Anaïs Demoustier)從小到大生死相許的死黨。

在葬禮上,克萊兒承諾要照顧蘿拉的先生大衛(何曼杜立斯Romain Duris)和女兒露西。沒多久,她意外撞見以女裝打扮的大衛。原來大衛一直有變裝為女性的嗜好,但蘿拉在世時,他沒有這樣的需要,蘿拉去世後,那股慾望又回來了。大衛的變裝癖成為兩人間的秘密,兩人一起上街購物、打扮,儼然是親暱女友,克萊兒甚至給大衛起了一個新名字「維吉妮亞」。

漸漸地,維吉妮亞的存在感壓過大衛,而以維吉妮亞面目出現的大衛,對克萊兒有了不一樣的感覺。克萊兒的先生吉勒(拉斐爾佩松納茲Raphaël Personnaz,在【奧塞碼頭】中,他和安奈伊絲德穆斯提耶也是一對)被矇在鼓裡。大衛跟克萊兒有一腿?原來他是同性戀?吉勒看不清楚這中間的暗流與騷動。或許連克萊兒也不清楚,但大衛知道自己要什麼,他要成為維吉妮亞......

法蘭索瓦歐容(François Ozon)電影裡的女性角色,一向都有著敢愛敢恨的性格。在這部堪稱法國版【雙面勞倫斯】(Laurence Anyways)的作品裡,歐容仍舊給予女演員們最大的伸展空間,尤其是何曼杜立斯。他雖然是貨真價實的法國一線男星,但是他演起女性那使股娘勁和從容,姑且不論他的女裝如何,可以確定他真的從心底把自己當成女人。他所飾演的大衛/維吉妮亞有一定的複雜性,他想裝扮成女人,即使仍有男性特徵,依舊認同自己是女人,但他愛的仍是女人。安奈伊絲德穆斯提耶靈轉的大眼睛表情十分豐富,在片中也有稱職放開的演出。

片尾的家庭寫照,呈現三種女性演變的過程。一個享受身為女性,一個即將成為母親,一個在旁見證。這是否是烏托邦式的理想?雖然火力遠不及極盛時期的阿莫多瓦,沒有奇觀也不來標新立異,歐容【女朋友的女朋友】仍是一幅引人入勝的女性肖像畫。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可能會覺得奇怪,這不是一篇電影文,跟這裡的文章有什麼關係?但我有種驅動,非寫Penny Dreadful不可,因為我的思緒不斷繞著它轉,彷彿被附身似的。寫作是我與Penny Dreadful之間的降靈會,發文是某種形式的「驅魔」;這個字眼非常強烈,但或許是最貼切的表達。Penny Dreadful的每一個角色都有如此深刻的善惡掙扎,寫出來,能夠釋放我在他們身上感受到那種強大能量。

你說,好吧,那為什麼要放在這裡?的確,這不是一篇電影文,但結緣卻是因為一部電影【暴風雪中的白鳥】。雖然【暴風雪中的白鳥】不怎麼樣,但在翻閱伊娃葛林資料時,不自覺被她演出的這部作品介紹吸引住。結果,不看則已,一看則驚為天人。我向來不碰影集,因為實在太佔時間。但是Penny Dreadful每一集都像一部迷你電影,甚至比許多早已制式化生產的影片更為獨特。

什麼是「Penny Dreadful」?「Penny Dreadful」指的是十九世紀英國維多利亞時期出現的一種出版品。故事通常是以連環恐佈小說的形式呈現,每本售價一便士。網路上有人翻譯成「潘妮的恐懼」,實在是誤會大了。這齣劇裡從來沒出現過半個潘妮,倒是藉由劇中凡赫辛教授之口,展示了什麼叫做「Penny Dreadful」。


剛才提到凡赫辛,沒錯,他就是吸血鬼故事中追殺吸血鬼的教授。這部影集主要融合了三部十九世紀經典小說:王爾德的《格雷的畫像》、史托克的《德古拉》、瑪麗.雪萊的《科學怪人》。除此之外,科學怪人窩居在劇院擔任幕後工作,向女演員茉德示愛遭拒的情節,也有一點歌劇魅影的影子在內。

整齣劇內容以探險家麥爾坎.穆瑞爵士(Malcom Murray,提摩西.道頓飾)聯合凡妮莎.艾福斯(Vanessa Ives,伊娃葛林飾)尋找女兒米娜的過程為主軸。為了找尋可能被邪道劫持的米娜,爵士找來美國槍手伊森.錢德勒(Ethan Chandler,喬許.哈奈特飾)、維克多.弗蘭肯斯坦醫生(Victor Frankenstein,哈利.崔德威飾),加上臉上有神秘刺青的忠僕Sembene(丹尼.薩潘尼),組成尋找米娜的五人團隊。他們每個人都有一段沈重複雜的過往,而爵士會與凡妮莎合作更是因為兩人既愧對彼此,也愧對米娜。在雙重虧欠下,兩人的關係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重重糾葛。

伊森與父親關係惡劣,尤其在美國曾經有一段大是大非,絕口不提的往事;他與來自愛爾蘭的貧窮妓女布隆娜.寇夫特(Brona Croft)相知相愛。布隆娜在塞爾特語中意為「悲傷」;不僅呼應布隆娜悲慘的身世她愛上莽夫,被拳打腳踢後逃回娘家,母親不但沒有保護她,還要她回去嫁給暴力未婚夫,也預示她無望的前景,因為布隆娜從此一腳踏入這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並被「客戶」傳染當時無藥可醫的肺癆(即肺結核)。可以說,自那時起,她已被判了死刑。


維克多的母親在他幼年便肺病去世。小小的腦袋裡很早就餵養著華滋華斯的詩篇,更充滿以科學獲得永恆生命的濃厚興趣。影集一開始,維克多成功「催生」一個擁有永恆生命的新人類波特斯,兩人之間孕育出一段父子般的美妙關係。然而,當卡力班無情地將波特斯四分五裂,這惡夢般的出場才讓觀眾明白,原來,波特斯只是「科學怪人二號」,他還有一個被維克多拋棄的「哥哥」!卡力班「誕生」後,維克多對他的感覺只有厭惡與害怕。被維克多拋棄後,他流落街頭,遭到陌生人的排斥與毆打,最後是經營劇院的文生(Alun Armstrong,《悲慘世界》音樂劇中的德納第老闆)接納了他。其實,卡力班這名字還是文生給的,出自於莎士比亞戲劇《暴風雨》中一個野蠻畸形的奴隸角色。在這之前,卡力班是沒有名字的,就叫做「那個生物」(the Creature)。在此劇的角色中,卡力班是最引起我共鳴的一個。這個角色和《歌劇魅影》裡的艾力克有許多相似之處。他們同樣因為面相醜陋而必須活在陰影中,卻又對愛情與藝術有著深厚的渴望。皇家莎士比亞劇團成員羅里.金尼爾(Rory Kinnear)將卡力班的恐懼、欣喜、渴望、絕望、脆弱和殘忍詮釋的絲絲入扣。當他無家可歸,不得不回頭借宿維克多住處時,維克多悄悄將槍枝上膛對準卡力班。然而當維克多悲歎為何維克多不給他鐵石心腸,卻給他血肉之驅,讓他有了七情六慾,並為此受苦?「我寧可是那具冰冷的屍體,也不要現在的人身。扣下板機吧,那將會是份祝福。」他這段獨白,是劇中最動人的其中一幕,令人心碎(卡力班獨白全文,請見文末)。怪人有如夢中囈語,發自內心的呼喊,不但感動了維克多,讓他改變心意,還一反逃避的態度,積極為他打造一個同樣擁有永恆生命的新娘。羅里.金尼爾的風格反映出他長期浸潤於劇場的訓練,他的咬字唸白,從舉手投足到每一個眼神,全都是戲,演出極富感染力


Penny Dreadful】有大量性愛與恐怖情節,一開始我既受吸引,但也有退到旁邊不敢正眼看的時候,特別是眾人大戰紅眼吸血鬼王,還有凡妮莎與附身邪靈奮戰的段落。【Penny Dreadful】絕不是讓你能輕鬆觀賞的作品,也不太適合配飯吃。說到這裡,我真的要佩服伊娃.葛林,她全心全意融入這個擁有靈媒體質的角色,而且徹底豁出去。在劇中,凡妮莎原本與米娜是情比姊妹深的好友,卻由於目睹雙方父母的外遇,間接導致凡妮莎莫名其妙背叛米娜,並引發邪靈對她的折磨。凡妮莎天賦異秉,可也因此承擔了許多不屬於她的包袱。劇中所有男性角色都喜歡她,但唯一和她產生深刻連結的花花公子多利安.格雷,卻被她拒絕。在第一季中,多利安.格雷展現了他男女不拘,人數不限的「慷慨」特質。邊玩還要請人在旁邊拍照,對方咳血了還頗自得地說,跟臨終之人做可是平生第一遭!就如王爾德描述,是一個荒淫無度的美男子,而他的致命武器則是藏在密室的那幅畫。

Penny Dreadful】的前兩集寫得特別精采,對話充滿機鋒與靈光,正是我最害怕的影集類型,因為實在精采到欲罷不能了!不論是對於超自然現象或人性善惡的討論,【Penny Dreadful】都做得十分到位。流露文學氣息的長句對白,重現十九世紀浪漫主義風格。除了可圈可點的劇本與演員,【Penny Dreadful】的配樂同樣出色,是由波蘭作曲家Abel Korzeniowski寫作。他那驚悚開場,續以無限情思的主題曲【Demimonde】,在不到兩分鐘內,有效地帶出整齣劇的氣氛與核心,那就是愛與死亡。在科學的外衣下,不變的是永恆的人性!



註:
卡力班的獨白原文對照:

「也是無用的。無用......一切都是無用的。我幻想我伴侶的樣子,幻想另一個人,看進這對眼睛,注視這張臉,而不退卻。但這怎麼可能呢?因為怪物不在我的臉上,而在我靈魂之中。我曾以為如果自己像其他人一樣,就會得到幸福與愛。你看,惡性增長了,從外到內,而這張破碎的臉,幾乎不能反映我內心的厭惡。我的創造者呀!為什麼?為什麼你沒有讓我鐵石心腸,卻讓我能夠感覺?我寧可是以前那具屍體,也不要是現在的這個人。去吧,按下板機,那會是份祝福。

And a futile thing too. Futile… All futile. What dreams I had of my mate. Of another being, looking into these eyes, upon this face and recoiling not. But how could that happen? For the monster is not in my face, but in my soul. I once thought that if I was like other men I would be happy, and loved. The malignancy has grown you see. From the outside in, and this shattered visage merely reflects the abomination that is my heart. Oh my creator, why, why did you not make me steel and stone? Why did you allow me to feel? I would rather be the corpse I was, than the man I am. Go ahead. Pull the trigger. It would be a blessing.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暴風雪中的白鳥】(White Bird in a Blizzard 劇情簡介如下:「16 歲少女凱特因為母親突然離家出走,對於正值青春期的她面對接下來的生活不知所措。原本表現的不以為意的她,逐漸發現自己因為母親的缺席而造成心靈上的缺憾以及空虛,似乎用再多的愛情以及性愛都無法彌補。而後,母親的失蹤竟可能變成命案,她受傷的心靈將再度面對極大的挑戰。」

坦白講,這樣的劇情設定對我來說一點吸引力都沒有。有的網友提出的賣點是「可以看雪琳·伍德利的胸部」,或許吧,但這對女性觀眾有意義嗎?更何況,如果要在這部片裡找帥哥,鐵定槓龜。不過,當UGC網站上的「讚」越來越多時,我決定給這部片一個機會。順便一提,當我舉棋不定時,UGCIMDB這兩個網站是我重要參考依據。上面投票的觀眾夠多,不會因為是高級知識份子雜誌的影評,就把一部明明很普通的片子捧上天。例如最近【電視全覽Télérama】便給【魔幻月光】最高評分,但這部伍迪艾倫的年度之作,老實說只能算是他的次級作品,好看但不會在記憶中停留太久,要知道,觀眾的腦袋一年要接受多少部電影的刺激呀!普通影片就像搔癢,癢完就算了,船過水無痕!

不過,看過【暴風雪中的白鳥】之後,我能理解那些「讚」是從哪裡來的。首先,【暴風雪中的白鳥】跟許多青少年影片一樣,不可避免地觸及主角的成長,而成長,就像當年司迪麥口香糖那句流行廣告詞說的:「幻滅是成長的開始。」(這下各位可以猜到我的年齡了^^)雪琳伍德利飾演的凱特,看著父母從相敬如變成相敬如,看著伊娃葛林飾演的母親伊芙變得越來越怪異,看父親的眼神甚至充滿了憤恨,最終離家出走。在母親不告而別的同時,她和男友菲爾的關係也起了微妙的變化,終究隨著凱特離家上大學而徹底絕裂。警探、奧立佛,那些來來去去的男友們,……父母離異與複雜性關係,本來就是這個時代常見的人文風景,原本不足為奇,但當凱特回家探親,警探對她夢境的分析,讓她回頭檢視死黨們對她說過的話影片從此開始轉調,進入高潮,從青少年成長劇變成驚悚推理劇突然間,朋友間過去無厘頭的玩笑話呼應了警探的推論,而一向慈愛的父親卻露出專制的一面。

今年在影片中曝光頻繁的人氣女星雪琳伍德利,再度擔綱演出青少女主角。她真的漂亮,而且充滿自信。她的表演富有層次感,擅於詮釋主角從天真到成熟的心理變化。她在劇中露胸的那段,其實胸部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寬衣解帶之前的誘惑。胸部只是讓你「哇~~」的結論。在她老到不適合演出青少女之前,我們應該還會再看她演一陣子這個年齡層的角色!伊娃葛林演雪琳伍德利的媽,在真實生活中她們只差了十二歲。她向來擅長飾演內心陰暗的美艷女人,這次也不例外。法國雜誌時不時就會形容伊娃葛林「被法國影壇遺忘」,事實上她真的只做國際演出,幾乎沒有在法國電影裡出現。這完全不妨礙她發光發熱,只能說是法國影壇的損失!

又到了下定論的時刻。我得說,即便片尾來個大轉折,這部片整體上還是沒有太深刻的東西。即便在時代的刻劃上,本片也沒有讓人很明顯的感受到1988年的時代感。除了有線電話、古老的電腦遊戲、餐館裡播放的寵物店男孩歌曲……但這部片並不難看,也沒有冷場。只是,它缺乏一種讓我叫好的元素,一種讓我毫不猶豫大讚「好片」的東西。


拙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